此一番,已足矣。

【楼诚】白月光【伪装者×北平无战事】01

*B站视频白月光的文,感谢锤锤的授权,超级喜欢这视频,替身梗太萌了,相信我视频很甜。

*此文是替身梗,明楼×方孟韦

*先试试水,小方惊鸿一瞥

*@努力做产出甜的锤锤

 *补全: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 10 11 12


01



1943年,北平。

明楼抬眼看了下手表,微微皱了眉。火车站人头攒动,北平的天气已有些炎热,人多眼杂,明楼心里头有些担心。前几天北平发了电报,邀请他参加经济会议。电报里都是些客套话,明楼猜到他们这些人的心思,内容早已敲定,请他不过做个样子。

本来是安排今日9点的,如今时局动荡,明楼不爱迟到,提早了时间坐火车。线路上也有些不太平,一路上检查拖慢了时间。明楼远远瞧见了车子驶来,车牌号是电报上说的。月台上不好停车,明楼不想麻烦别人停车再来接,只盼着早些结束回上海。

明楼的脚步越来越快,他能巧妙的避开迎面过来的人群,只因为身后再没有他要等的人。

他的阿诚,只属于他的阿诚,再也不会站在自己身后了。

他的一切都留在明楼的心里,留在两年前的火车站了。

阿诚阖眼的那一刻,明楼觉得世界是没有光的。眼前的一切都成了虚幻,只有阿诚躺在自己怀里,他紧紧握着阿诚的手,手还有余温,心却是冷的。

明楼忘了自己是如何回来的,什么都忘了才好。

明楼站在门口良久,房子如同一张巨大的网,叫嚣着要吞噬他。

他要独自面对命运了。

待他走进卧室时,一种难以抑制的渴望冒出来,他希望能够和阿诚重新来过,就一次。不管家仇国恨,真真实实的活一生,他要在巴黎教书,阿诚学画,每日回家都有阿诚的笑脸相伴,就这样到天荒地老。

房间里干干净净,阿诚从不望打扫自己的房间。床铺的整齐,自从巴黎回来后,明楼甚少一个人躺在床上,床头摆着的书,床边的两双拖鞋,枕头下面的睡衣。

全都是阿诚的气息。

明楼生出一种消及感,从头到脚,他再没有片刻力气。

他只想睡一觉,也许睡醒阿诚就会回来了。他一闭上眼,阿诚的眼睛就刻在脑海里,他死前的眼神里都是温柔不舍。明楼祈祷着,盼望着,死神能从梦中吧他召去。

他甚至意识不到自己是否睡着,梦里的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,身边的床空了一半,缺了一个身体和他对称。他没有一刻如此想念阿诚皮肤上的味道。

梦里是他们的过往,幼时的阿诚拽着自己的衣角,手把手教阿诚写字的自己,巴黎时青春肆意的阿诚,全都鲜活的涌进他的梦里,梦里时光无忧,明楼分不清站在哪里,只是眼泪克制不住的流。

当晨光照进房间时,明楼突地醒了,他忽视了刺眼的阳光,只是意识到,他的阿诚不在身边,而他没有死,意识到他在梦里痛哭了很久,如今只剩下他截然一人。

他本以为没有了阿诚,自己的生活会一团糟,他低估了自己。

没有阿诚的日子,他可以专心埋头工作,没有人会再打断他,没有人会再心疼他。

他越是不管不顾的工作,心里的伤疤就越触目惊心。

喇叭声把明楼的思绪拉回来。

他凝神一看,险些稳不住身子。离他侧身不远的车子,半个人影从窗子里显出来,棱角一样的侧脸,明楼觉得天忽然间又暗下来,阿诚的身影刻在他的心里,此刻恍然间鲜活起来。心下一股酸楚涌上,明楼追上去,车子早已驶远。

他僵直在一旁,经济会的司机从车上下来,也不敢靠近明楼。

当真是自己魔怔了。一个相似的画面也可以让他心绪不宁。可是太像了,明楼甚至分不清是真的想象,还是自己的思念促使着他觉得阿诚还活着。

因为太过想念,才会成魔。

这趟北平之旅明楼浑浑噩噩。

心中想的都是那火车站惊鸿一瞥。

他这两年来反复作着一个梦。

梦中场景虚幻,只觉得回到了少年时候。

阿诚备了睡衣在他的枕头下,每每自己洗澡时都会来催一声。明楼总是笑着打趣他,要不要同自己一起洗。

阿诚都会呛他一声没正经。

梦里不尽相同。他去那睡衣的时候,枕头下空无一物。

心下一惊,慌了神。回头去寻阿诚,房间瞬间变成泡沫幻影。片刻不见刚才的影子。

没有阿诚,没有天地。

独自一人。

梦里的空洞让他害怕,可醒来后又开始期盼做梦。

至少梦里,他的阿诚有片刻的活着。

明楼在这梦里沉沉浮浮。

梦是阿司匹林,不是济世良药。

阿诚终究死了。

明楼早就明白。

可他,独独就要这一片阿司匹林。

——TBC——

评论(56)
热度(660)

© 疏山问竹 | Powered by LOFTER